首页    作品    作品:《岛、羽》 作者:邓可而、腾达钧
img081
邓可而生活照
腾达均画面01
滕达钧生活照
D

作品:《岛、羽》 作者:邓可而、腾达钧

 

heart

作品:《岛、羽》    作者:邓可而、腾达钧
“Farewell”        Keer Deng   Dajun Teng
中国  CHINA
 

绘者创作感想:

邓可而:

   这次的《岛·羽》作品,算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尝试绘本故事的创作。小时候的我,就是一个爱讲故事的小孩:总是奇思妙想,天马行空,爱把最喜欢的小动物作为主人公讲一堆听起来令人啼笑皆非的无厘头故事。我想,这次的绘本比赛,给了我一个回归童年的机会。

   在一次次的灵感寻找过程中,我变得留心,变得细腻,关注着身边若隐若现的情绪,好融入我的故事创作当中。

   其实,故事对于我来说,像是自己的日记本,只不过并不如流水账那么明细,它更加梦幻,更加理想化,但你可以融入更妙不可言的情感,或者,隐藏你不敢表露出的细枝末节。

   《岛·羽》中,第一个出现的实物便是钢琴。钢琴是陪伴我整个疫情时光的灵魂伴侣,像是一个无声无声的朋友,可以倾诉所有,所以故事里岛上的生灵,也可以把所有怨念传送给这架岛上的黑白钢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把身边的故事变成一首诗,变成一幅画,变成余音绕梁的旋律。《岛·羽》写的是我,是留尼汪岛,是那些被侵害的生灵,被摧残的环境。

   所以,我更愿意把这次比赛称之为一个自我沉淀之后自我反映的良机!如果还有第二次的话,我相信我还会毫不犹豫地参与,到那时,不知道我想表达的内心世界的故事又是怎样的?

 

滕达钧:

   我原本习惯于一个人构思故事并且用画面进行表现,因为我非常清楚我自己的大脑中的画面。此次与他人合作是出于突如其来的对新视野的渴望,即希望尝试去表现他人脑中的景象。但近似诗歌的文本让这一过程更为困难——我要从一些难以读懂的话语中提炼出画面。

   尽管我从出生开始喜欢画画,我却并没有学习过专业的绘画技巧,也没有投稿的经历,动物和场景的绘画更是我的弱势。虽然我能够独立完成英文翻译,但就算作为法语系的学生,我在法语翻译上也碰到了许多困难。

   我希望能够呈现出更好看的画面,所以我用心安排了时间,并画了其它的大张水彩画进行练习;我也查阅了许多资料,摸索到了一些小动物的形象与画法;乍现的灵光更让我想到了把文字也当成画的一部分进行表现的主意。所幸,在创作过程中,我获得了学校的老师们与讲座上的各位老师的帮助,也得到了我的许多朋友的鼓励。我的文字理解能力、绘画能力和排版能力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与印刷店的沟通协调也让我学到了许多。

   我一直感觉绘画可以用理性的手段构造感性的想法,是一种直接面向视觉的铺陈展现。这次的创作充满了兴味,也充满了苦涩,是一次难得的体验。如果能有下一次机会,我当然也很愿意尝试自己全盘创作,或寻找更多不同的合作伙伴,发现新的体验。